“狂人”姜文:和张艺谋第一次合作就从开机吵到杀青结束

都说“不想当将军的战士不是好战士”,这句话用来描述姜文怕是再好不过了。在姜文28岁的那一年,曾有过这样一段采访:我国这么多导演,哪个优异?

姜文给出的回复是“现在没有,今后会有。”

“那这个人是谁?”

姜文自傲地回答道:“我!”

敢这样说的也只要姜文了,但他一向都是这么狂,而这种狂似乎是骨子里的东西,也是他独有的气质,曾经是,现在也是。

细数娱乐圈,历来不缺艺人,但对自己的工作死磕究竟的人却是罕见。许多人是由于这一行来钱快,也有的人是为了知名,喜爱聚光灯下的感觉,而姜文一向都是玩真的,从艺人到导演,他一向很较真。

当他是一名学生的时分就很让人头大。据教授张仁里泄漏说:“他总是不停地在问‘为什么?告诉我为什么?’我从没遇见过姜文这样的学生。”

当他刚刚步入艺人队伍时,他仍旧很仔细,为了刻画好一个人物,便跑去调查现实日子中那些人物的状况,有时分一待便是一整天,即使是酷日烈日,即使汗流浃背,也没有阻挡过他的脚步。

都说艺术来源于日子,没有捕捉到人物的精华,又怎能刻画出具有灵魂的人物呢?

便是这份执着,让刚刚结业不久的姜文收到了许多的邀约,其间也包含张艺谋导演。只不过那时的张艺谋刚刚转行做导演,自然是慎之又慎,而姜文又是演艺圈出了名的刺头,这二人聚在一起注定不普通。

姜文在接到《红高粱》的剧本后,为了更好地刻画余占鳌这个人物,只身前往莫言的老家体验日子,寻觅余占鳌的感觉。

张艺谋姜文二人都归于精雕细镂的类型,后来由于对人物的了解差异,他们居然从开机吵到了完毕。而《红高粱》也便是通过二人不断地争论和重复的揣摩剧情后,才成为了众所周知的经典之作。

一部著作的好坏,需求整个团队的成果,而一个好的导演遇见相同优异的艺人,也相同重要。究竟再好的独角戏也只不过是顾影自怜算了。

演而优则导,后来姜文从艺人转战到了导演职业,拍了《让子弹飞》、《太阳照旧升起》、《纽约,我喜欢你》、《邪不压正》等著作,不论从口碑仍是评分来看,都是很不错的。

而这全部,仍旧归功于他的“难搞”。

他能够为了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一个画面,花三个多小时拍照,为了一个镜头,活生生的拍了23040张相片。

也能够为了《鬼子来了》中的特效作用,专门从美国进口了几台能翻滚拍照的特别开麦拉。

也能够为了《让子弹飞》中的一个场景,消耗十几万尺胶卷。

他的成功,源于他对细节的把控,源于对工作的敬畏,更源于心里的酷爱。

没有人能够猜测未来,所以总有人在懊悔最初。

所以咱们能够做的唯有走好当下的每一步,只要兢兢业业才干无愧于心。姜文从出道以来为什么一向能够这么豪横,那是由于他满足有本钱。

有时间不如多去看看他的著作,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也好,《末代溥仪》也罢,总会有不一样的感触。

尽管演艺圈的艺人成堆,可是抚躬自问,像姜文这样较真的人能有几个。与其每天天怒人怨,觉得自己站得不够高他人看不到,倒不如真实的加深道行,让自己发光,让更多的人看到你的光辉。

尽管现在是流量的年代,但咱们也需求真实有质量的艺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