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44年,江河日下的日军却打通了大陆交通线,之前为啥不能?

1944年,国际反法西斯奋斗节节成功之机,我国战场上的日军却发动了空前的攻势,这便是日军的一号作战,能取名为一号作战,可见日军关于这场攻势也是投入了很大的力气,这在咱们的军史上称之为豫湘桂战役,日军将这场攻势中有分解为豫中会战、长衡会战、桂柳会战等。

整体来说,日军的一号会战根本完成了战略意图,根本打通了大陆交通线,并且国军在这次会战中体现低劣、损失惨重,让同盟国大为绝望,这也是后来美国要求苏联进军东北的原因。今天,不议论其他,笔者也有个疑问,1944年,日军也是每况愈下,许多精锐部队去了南洋,在我国的这点日军怎样还这么有战斗力?理论上抗战初期的日军应该战斗力更强,可那时候怎样没有打通大陆交通线或许占据全我国呢?笔者试从以下几个方面评论

一、全面抗战初期,日军战斗力虽强,但并没有充沛发动,存在兵源缺乏的问题

1937年,华北日军挑起了七七事变,全面抗战迸发,可是此刻日本国内高层定见并不一致,有许多人对立扩展对华战役,比方石原莞尔,淞沪抗战时期,日军大本营也曾命令,不要将战役扩展到南京邻近,可是日军的好战分子突破了约束,一步步将战役面向深化,但如此一来,不得不说,日本关于全面侵华战役,并没有完善的顶层规划,并没有一致的策划,因此国内的发动并不充沛,再加上国共合作抗日,因此抗战初期,日军的兵员就存在缺乏的问题,很难全力占据我国。

武汉会战后,进入对峙阶段,这一阶段,日军对国军以诱降为主,附以有限的军事的冲击,主力用于华北、华中治安,一起在东北练习出一支精巧的关东军,国内也加大发动力度,军事工业开展迅猛,之后由于美日开战,日军的陆军主力被用于南洋,我国战场的日军一时刻也无力全面扩展对华战役。

抗战后期,一方面华北的日军在岗村宁次带领下,经过了大规模的扫荡,认为后方安定,华中的日军由于有汪精卫和国民党固执实力合作,新四军对日军的要挟不大,另一方面,部分关东军入关,加强了关内日军实力,一起南洋的日军孤悬海外,打通大陆交通线火烧眉毛,日军便背注一掷,开端了大规模的一号作战。

二、美日开战后,国民党的抗战毅力淡化,糜烂现象日益严峻,戎行战斗力弱化

由于美国的直接参战,大大减轻了国军正面战场的压力,一起美国的帮助物资连绵不断进入我国,这让国军大部分将领关于抗战的成功有了等靠的思维,自动杀敌的热心退化,糜烂现象也日益严峻,这关于戎行的战斗力来说,影响可谓是灾难性的

战役对经济形成严峻破坏,物资匮乏,而大后方人口却敏捷添加,物价上涨。为此政府施行战时统制经济, 一切出口物资均以统购统销的方法运营,并全面办理外汇,而对 事关国计民 生的物资则施行专卖。这些举动在战时是有必要的,但 它却使得那 些主管财政经济的官员所把握的权利愈来愈大,导致 暗盘盛行, 通货膨胀,而官商勾结,以权谋私乃至于囤积、私运 、贪婪等各 种糜烂行径大行其道。一起,战役也影响了人们的心 理,尽管抗 战初期人心振作,同仇敌慨,可是到了对峙阶段,一 是溃败的阴 影,二是相对的偏安,人们的心态发生变化,是 在那些官员 和商人中,绝望厌战、得过且过、灯红酒绿的心态日 益严峻,电 影《一江春水向东流》对此就有生动的描绘,而这些 也都成为腐 败加重的客观原因。

就以戎行的景象予以阐明,其时戎行官兵的待遇 很低,中下级军官的薪水缺乏以保持根本的日子,战士的饷费就 更少。国军 将领五十四军军长黄维就曾对蒋介石的随从唐纵大叹苦经: “今天如规规矩矩拿薪水,便要饿饭,并且不能干事 ,必然失利 不行。反之,混水摸鱼,贪婪作弊,自己肥了,我们 也可沾点油 水,却是人人说声够交情,有了问题我们包容。这是 做好欠好, 做坏倒好,正义扫地,对错颠倒。”

国军的正面战场,除了长时刻与日军作战的74军、18军等部队有战斗力外,大部分戎行都在安心静养,比方西北王胡宗南,天子门生第一人,躲在潼关后边练习戎行,可戎行仅靠练习就能出战斗力吗?并且有没有仔细练习还不清楚。大别山的桂军,抗战时期大部分时刻与日军达成了默契,各不相犯。汤恩伯的戎行,祸患大众那是一流,打起仗来跑得比兔子还快。

抗战初期,国军尚能齐心协力,尽力杀敌,抗战中期,就开端消沉抗战、活跃反共了,戎行一开端消沉,当然保存了实力,可这实力有用吗?反却是华北、华中一带的八路军、新四军,一向自动活跃的抗战,战斗力也随之水涨船高,困难时期能扛得住日军的大扫荡、大清乡,内战时期再打习气保存实力、贪图安逸的国军,真是顺风顺水啊

三、一号作战,国军许多兵器配备以及军用物资被缉获,使得日军的进攻有了持续性

一号作战,日军由于阵线拉长,再加上中美空军把握制空权,日军的后勤补给实际上适当困难,可是由于日军发展出奇的顺畅,因此缉获了许多的军用物资,这使得日军进攻可以深化下去。引证几段资料,我们看看:

“不管怎样说未受敌军多大反抗,就占领了桂林,继而占领柳州,并乘敌军不坚定之机,以“旭”的精锐师团(第三、第十三师团)进行决断进攻,取得了满意的成功,缉获了许多军需品,特别是美式兵器。”
“(1944年)11月21日 “旭”的追击部队在怀远(宜山西方)缉获敌人军用列车(机车11台、卡车106辆、客车4辆),缉获大批军用品。据日后清点,计有反坦克炮两门、反坦克炮弹40吨、150毫米榴弹40吨、山炮弹90吨、15毫米机关炮弹17吨、20毫米机关炮弹10吨,飞机1架、飞机发动机6台、炸弹160吨、油17吨、机械20吨、粮食500吨、煤400吨。这是追击的战果,由此尚可看出美军帮助桂、柳方面所用的力气。”
——《冈村宁次回忆录》,中华书局1981年版,289,290页
“由于我地面部队的迅猛行进,以及第6飞翔战队池田中队超越举动半径的极限轰炸敌人列车、堵截铁路等,成功地缉获了存放在桂林、柳州以西区域的许多弹药、被服、航空燃料、铁路器件、机器等军需品,为后来第11军的自战自存活动带来了很大优点,乃至呈现奇特的现象——日军制式兵器的弹药明显缺乏,前哨部队简直均以缉获的机枪等做为首要配备。”
——[日]服部卓四郎:《大东亚战役全史》,商务印书馆出书1984年版,1359页
日军所取得的物资中用途极大的还有当地粮库保存的500吨大米,由于都是现已脱了壳的大米,所以应该是军用大米。有了如此之多的粮食,日军无须再为部队的主食供给问题忧虑了。”
——[日]藤原彰:《我国阵线从军记》四川出书集团,四川人民出书社2005年版,第三章“遂赣作战.从赣州到新城”
“那里有兵站医院,日军在那里还得到了许多的关于卫生所必不行少的医药资料。特别是日军得到了许多用于防备疟疾的药物奎宁(即金鸡纳霜)的糖衣片剂,关于弹尽粮绝的日军来说,这些药品对错常有用的东西。由于补给的隔绝,没有奎宁,所以疟疾对日军是很大的要挟。由于养分失调导致身体衰弱今后,就很简单感染上疟疾,假如得不到及时医治,许多人就会由于膂力衰竭而逝世,成为在战场病死的最大原因。在这里找到了许多奎宁,就可以抢救许多日本武士的生命。”
——[日]藤原彰:《我国阵线从军记》四川出书集团,四川人民出书社2005年版,第三章“遂赣作战.从赣州到新城”

总归,1944年的侵华日军,尽管面对兵源干涸的问题,可是总的发动军力仍是远超抗战初期的,抗战前两年,日军发动的侵华军力也就四五十万,可是抗战完毕后,放下兵器的侵华日军有100多外。1944年日军的兵器配备尽管相关于国军来说,也不占优势,但由于国军的糜烂和战场上的不作为,导致日军靠缉获也能迅猛行进,难怪光头蒋的美国主子对他大为绝望,不得已请苏联出动军队东北

声明: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,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